Friday, May 1, 2009

那个鸡拜女人叫Estee

刚开始已经说过要加入就要牺牲,忙就不要加入,我没有拿着枪叫人进。
不要用忙来做借口,我已经厌倦这个理由,而她每次都是这个借口!难道只有我最空闲?
我每天要上班,每星期有3天放工后要去上课到9点,
朋友的生日礼物,赶论文,5月中还要考试,
难道我不忙?这个世界只有她忙?

任何事好商量我也明白啊,我也不是不讲理的人,
刚开始很客气的问她怎么不符合主题,Tako还帮她想了折衷的办法,或许加入墙壁,加一点桌椅等。。
结果她一句我们觉得离题就要退出来回答我,
这里我已经很生气。你当我白痴,还是你在耍赖?
Hello!!这是普.通.常.识!店铺是什么需要我画公仔画出肠??
需不需要我贴张餐厅和咖啡厅的照片出来解释是什么?
自己答应了做不出来,偷偷改了参加者的资料还要威胁我们不接受就要退出。
这就是一个口里嚷着很热爱手作娃娃屋的人做出来的事。
给不到我解释,自己下不了台就删除帖子,真正的激恼我了!
这样还不算,不忿气被拆穿,自己还要在背后讲我小人~~
妈的,你写得出就预了会给人看到,
还要在那边假假的说给人看光了,很伤心。
难道我给人称作小人会很高兴?
我才是真正的遇着她这个不知所谓的小人!

我真得很生气很讨厌这个女人!!!!
很久没有遇上这种人让我厌恶到极点!
真的很想立刻
用粗口刁她!

敷衍的做2个小摊子来交货,还要在那边自圆图说全部是自己手作的。
装个玻璃可以提升袖珍物的价值,什么理论来得?
她有多清高?有多谦虚?讲别人之前照下镜子!
家里穷没钱买镜子也可以撒尿看一看自己是什么料。
那两个小摊子可以卖250-400!慢慢做梦吧!
结论就是她自视高过himalaya山和见识少!
还敢看不起人家?笑话~

她说以后不想再看到我?已经太迟了。
从来没有人惹怒了我可以全身而退的,
她已经激起了我的战斗能力。
Estee Hew,自称热爱制作娃娃屋的烂人。
鸡拜女人就是我个她的称呼。
惹怒了我,我是不会跟她客气。是她自己选择了做我的敌人。
我放话给她,只要有我在娃娃屋袖珍小物的圈子的一天,

她在做什么,我都在看。
有种她不上网,有种她不要show出那一套唯利是图的嘴脸,
她的目的大家心知肚明,遇上我绝对不会让她好过。

看别人不顺眼是自己修养不够,这一点我承认。
我是不够大方啊,我小器啊,我个性凶狠啊,我都认。
活到这个岁数了,已经不在乎别人怎么看我,
但是莫须有的罪名是绝对不能忍受。
不管在网络上现实中,我已经尽量和平的与人相处.
有时候还是遇到那种‘小人’,口里说一套,背后却做一套。
鬼鬼祟祟,不知廉耻,死口不肯认错。
经过这件事,我开始明僚为何人们不愿意付出的心态,
就因为她这种烂人的存在,让我开始有点意尽,开始却步。
由始至终,我有过什么好处来了!
奉献了时间还要给鸡拜女人在暗地里说三道四!
但可以避免的我为何还要做?是时候考虑下了。


10 comments:

家梅 said...

哇……降火降火
有些人就是这样的了,你又何必为了这样的人跟自己过不去呢?
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 :)
加油!期待看到你的作品哦!

祥 said...

哇~看到Luna恼火的一面
不知道事情前因,不敢说什么。
你无法改变事情,但可以改变心情。
周末别去想那些烦恼和纷争,放松心情,做些让你愉快的事吧 :)

wain霏霏 said...

冷靜冷靜~

太久沒去d-xite..
按按你的link進來^^

Luna said...

哼,冷静下来的,但我不会罢休的。
如果我杀她老母,奸她老豆,绑架她儿子,勾引她老公,出卖她,给她说小人我无话说,问题是我什么都没做过!长得那么大,第一次被人称作小人,小人是给人用来打的,这个对我来讲是很严重了。就算你跟人家在网络上意见不合,互相辩论后你会叫人家小人吗?
我会记得她个死贱人的,bitch!

我的教养只用来和有教养的人相处,大家请原谅我继续用语言上发泄。

photokit said...

" 2009的志愿是善解人意。"

你可以的!!!

doinkdoink said...

Luna:
别那么生气,我是今天来也匆匆去也匆匆的Doinkdoink,希望下次你们的这些活动我都能尽量参与,我已写下你们在blog了,希望能够帮你们小小宣传到啦

ps:
不好意思,因为那时很匆忙,担心把你和tanpin-girl弄乱了,如果名字放错了,可以让我知道吗?
我即刻改,要加油哦!别被这些不知所谓的小人弄到自己生气,不值得!你们四朵金花一定行的!

Anonymous said...

面是人家给,架是自己丢

Luna said...

笑话~我的善解人意用不着在这一方面。

Luna said...

doinkdoink,我看了你的blog,名字没放错,谢谢支持。

Luna said...

我不需要人给面子,尤其是那种烂人,自认清高的烂贱人。